熊野古道完結篇 — 起點與終點

Yuren Ju
May 6, 2023

2019 年疫情前的一個夏天趁著工作之間的空檔自己走了一次熊野古道,從剛開始的好天氣突然變成了穿著雨衣也會從頭濕到腳底的滂陀大雨,在連續數個小時的雨中健行,山路已經變成了小溪,弄丟了路上撿到作為拐杖的樹枝後,終於在疲憊到不行的狀態下走到了第一天居住的民宿。

2019 熊野古道穿雨衣的樣子

在第二天的行程跟著路程中遇到的兩位來自巴塞隆納的旅人一起健行,沒想到剛開始就迷路了,來來回回在一個岔路上找不到正確的路徑,在這個過程中我們三人紛紛的被水蛭附著在腳上吸血,沒做好心理準備的我完全被擊潰了,聯絡上民宿老闆直接開車接送我們到終點熊野本宮大社。

最近在看的動畫《異世界歸來的舅舅》裡面舅舅帶領著勇者直接打開通往終點的捷徑,拿到了傳說中的魔杖,勇者們沒經過那些努力的奮鬥就直接拿到了稀世珍寶。我的心情就像是這樣,直接傳送到了終點,但總是有些心有不甘。

異世界歸來的舅舅找到魔杖的畫面

但這路上卻不是只有這些悲慘的回憶。

當我在大雨中前進時,中途經過一個聚落,而一間家庭式經營的咖啡館/餐廳就這樣出現在我眼前。當時的我全身的濕透了,所以就詢問了是否可以坐在門廊上喝杯熱咖啡。這杯熱拿鐵補足了我所需要的溫暖力量,支持著我繼續走完第一天的行程。

2019 年的熊野野菜

到達第一天住宿的民宿時相同的我也是全身濕透,民宿的老闆趕緊拿了毛巾先讓我擦乾身體,當暖呼呼的洗完澡後,那好吃到驚天動地的晚餐都讓我分不清楚到底是因為太累還是因為食物真的太好吃。民宿夫妻親切的接待,早上在外面吃草、迎接我的寵物羊,以及住在同一間民宿的巴塞隆納的情侶都讓這趟旅程充滿的溫馨與驚喜。

民宿老闆開車載我們到熊野本宮大社

即使就像是《舅舅》裡面勇者一樣,我直接跳關到達了終點。但這趟旅程依然是我很珍惜的回憶,大概是覺得太有趣,我時不時的跟一起攀岩的夥伴經常提到那次去熊野古道的事情。

當疫情發生後,所有的一切都停擺了。那些日常的活動,攀岩、造訪咖啡館都無法做到,更別提是出國旅行了。這些停止的一切又讓我更感謝在疫情之前我花了很多時間認真體驗生活。

「不是說好要一起去熊野古道的嗎?」

2022 年的年末,攀岩的朋友突然提起了這件事情。此時的我正辭掉了上一份工作,又經歷一場大病正在復原當中。這段對話在往後的一段時間讓我反覆的回想起來。這場疫情以及大病過後,到底什麼事情對我來說是最重要的?工作的目的是什麼?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我沒有答案,但這卻激勵了我重新嘗試熊野古道健行。那些掛念太久的事情慢慢的在心底盤踞成交錯複雜的樹根糾纏著我,只有在人生待辦清單裡面把它一筆勾銷,才能重新回顧審視它的意義。

盤根錯節的天井

這次我也不是孤身一人,而是跟著一起攀岩許久的夥伴們一起挑戰。《綠野仙蹤》裡面的稻草人尋求智慧,獅子缺乏勇氣,錫樵夫想要尋找心。我們一群人也一樣,每個人在各自的生活中都有自己困惑的地方,而熊野古道一行也對每個人都代表了不同的意義。每個人在自己的旅程中都在探索,比起《綠野仙蹤》一行人更糟糕的是,我們可能還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

但奇妙的是我們各司其職的一起完成了這趟旅程的準備工作,有人帶領了行前訓練,有人幫忙訂好了住宿,有人補足了行程需要的交通資訊,有人安排了銜接健行後面的旅程。看起來好像無頭蒼蠅的團隊,但是出發前我們已經有了完整的健行計劃,同時也在能力時間範圍作足了準備。

而健行本身正一如預期的辛苦,在行程開始前我們已經決定要讓腳程慢的人跟在領隊後面,有登山經驗的安排在隊伍後面,讓整個隊伍在視線範圍內前進。不過因為體力差異的關係還是有些上坡路段滿吃力的,而最讓人吃不消的是長時間的行走以及沒辦法正確預期還多久可以走到目的地的心理疲憊。也還好有隊伍後方有登山經驗的夥伴支援,可以讓我們調整前進速度上可以兼顧行程需求以及疲勞程度的平衡。

當我走到《熊野 野菜》時心中突然湧現一陣感動,這就是當初支持著繼續走下去的那間餐廳。這次我來的時候已經不像是上次那樣的傾盆大雨,在這個櫻花盛開的季節我重新造訪了這間餐廳,跟老闆講了四年前發生的故事。

只有一面之緣的我們,因為這樣的故事聯繫了起來,跟這些一起健行的夥伴與老闆把那些從前與現在的痛苦與快樂都連結在一起變成了同一個旅程的不同章節。

跟經營民宿 Guesthouse Mui 的宮原夫妻也是,這次一如往常的準備了豐盛的晚餐,讓夥伴們在疲憊的全天健行後透過精心製作的料理來治癒疲憊的心靈跟身體。

隔天早上吃完美味早餐,拿上幫我們準備的午餐餐盒之後,我跟宮原先生提到當年因為迷路沒有完成旅程,這次有機會在跟夥伴們一起來走熊野古道對我來說意義重大。他則跟我說因為疫情的關係,這段時間遊客數量都很少,他們也很努力與堅持著在經營這間在熊野古道上的民宿。某種意義上他們也一直在等著我們再次歸來。

真的是讓我鼻頭一酸。

四年前搭老闆的車到熊野本宮大社告別後,我們就像是走上旅途中的分叉點一樣。在那之後不管是工作、生活或是疫情,在自己的旅程中會遇到很多不一樣的挑戰,那些艱困的時刻總是會冷不防的出現在你想不到的那一刻,而每個人都無可選擇的只能向前走。

而此時一刻我們又碰巧的在這個交會點碰面了,大家重新聚在一起講講分別之後各自遇到的故事,當我們再度踏上旅程之後,我們又有更多故事可以說給朋友聽。

mui guesthouse 吃完早餐出發前

最後,第二天的旅程在所有人的疲憊都累積到了頂點時,熊野本宮大社就出現在我們面前。我原本以為我會很激動,但並沒有。反而想到了當初促成這趟旅行的那段對話:「不是說好要一起去熊野古道的嗎?」

其實我根本忘記答應過這件事情,但是它就像漣漪一樣反反覆覆的讓我想起斷斷續續的回憶,最後這些漣漪變成震耳欲聾的聲音,催促著推動我向前完成這件事情。

最終我們都在熊野本宮大社了。四年前我也曾到過這裡,就像是《舅舅》裡面這樣的抄捷徑到達了,如果說到達終點就是一切的結果與目的,我早就作到了。

但是少了冒險者夥伴的戰鬥與挑戰,得到的稀有魔杖就是這麼索然無味。

這次我帶回了跟夥伴一起旅行的回憶,時間會作它最擅長的事情。當痛苦回憶都逐漸褪去時,最後留下來在朋友之間茶餘飯後的話題,都是那些會令人笑到流淚的白癡回憶,以及滿路上盛開的櫻花。

就像 Funck 的《該走了》這首歌裡面說的一樣,當我們再次啟程的時候,背包裡面已經再度裝滿回憶,下次見面的時候就會有故事說給你聽。

熊野本宮大社的大鳥居

--

--